壮安娜

cut two n there

cut one 17/09/09

生日那天在城西银泰吃火锅 看见一对男女 似乎是半熟不熟的py关系 莫名其妙的雷达感

最后一束 是基紫呀

今天和小朋友一起粗去玩啦


上纲上线

组织连贯

喜欢啊

谁还不是个小仙女呢

小泼妇与小透明

今天,要做一个没有秘密的人(小透明)。
好多事情放在篮子里,即使是放在没有阳光晒不着的地方,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面也会变质发酸的。我和我的新室友们都是喜欢洗洗晒晒的人。
搬进老校区就像回到了九十年代。我刚出生的时候,人们大多还住在单位附近的筒子楼,楼下支着煤球炉;夏天的傍晚,少男少女,大爷大妈,迎着热风在黄灰色的楼下来来往往。一如今天的我们端着澡盆,趿拉着拖鞋,穿过砖砌的月亮门,拐进矮矮的浴室楼。
老校区小得可爱,可总也会有坏处。从前从不觉得,能和那些自己觉着见面尴尬的人一天打上两三回照面。想要避开的人大致有两种,一种是像臭冬瓜汤汁,蘸在了袖子上,再怎么洗也是满满的一股臭冬瓜味道,只好作敝履弃;一种像是我年幼时无心思或能力抚养再去的蚕宝宝,一时脑热竟将他们从五楼窗户上扔了下去,此后生死未卜,无人问津。
前者是带着厌恶和嫌弃,后者则多是良心不安和自责。

最近,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,我只好不断适应这每日两三次的精神电击。
最近,关于是非观的话题越来越多的,在人们中间被选择性地规避。好像“劣币驱逐良币”一样,种种会引起争论和辩论的话题大多被认定为太过艰涩和具有火药味。“不要影响同学/朋友关系。”
但其实大家都知道,就算表面彬彬有礼,你我的想法可能太过悬殊且无法相容。或者说,想法本身是可以融洽的,但是怀揣着不同想法的人,无法做到“和而不同”。最后,我还是选择和我带有相似想法的人去吐槽你,你也会找到你真正的朋友。
无论是老板,同事,前男友,还是生活习惯很不合的室友。

在我们一起吐槽之前,我们都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(而我们炊事班里的人可以说是都很可爱了)。
今天在大多数情况下,人们还是选择了私下吐槽。不能当面说,因为要干活,要学习,要赚钱。
哪怕毕业前一天,也没有人会选择当面说一句“我觉得你这样不行”。

高中的时候班主任和我说,我觉得你还是喜欢听我表扬你的话,你看我一说你的不足你表情就不对了。这句话大概要记很久了。有些人天生谦和,谦和到你不觉得她曾有毛病。这样的人是很美好的,但我宁愿做一个适时炸裂的人,有生气和骨气的,一个泼妇。

“先做该做的事 再做喜欢的事”
曾经三年被教导的话
没有办法只能接受的话
今天坐在以前的座位上
要重新考虑一下了

这两天的情绪


一定出了问题啊
总是九点半左右就困了
然后十一点左右醒来
失眠 生气或流泪沮丧
你国会有希望吗
404 not found
人类一定会灭绝吧